数码兽数据库

INTERVIEW名人访谈

《数码兽大冒险tri.第5章场刊》片尾歌座谈会

《数码兽大冒险tri.第5章场刊》特别刊载了片尾歌「アイコトバ」的演唱者宫崎步、AiM、作词山田ひろし、组曲太田美知彦的访谈。

这次让宫崎和AiM演唱了ED曲「アイコトバ」,请讲下听说要唱这个时候的感想。

宫崎:最初听说的时候就是坦率地高兴。我和AiM听说有二重唱,虽然在活动等中有两个人一起唱过,但还没有在CD之类的里留下记录,所以很激动很期待。

AiM:在活动上两个人一起唱过和田(光司)的曲子,但我俩没唱过我们的歌,所以对我们而言终于能一起唱我们的曲子而感到非常高兴。而且还听说是太田先生和山田先生的曲子,觉得这可来劲啦。

山田:是不是觉得「又是他们啊」(笑)。

一起:(笑)

AiM:其实我的曲子里山田先生和太田先生作词作曲的曲子是很少的。但宫崎跟和田都有唱,我就很是羡慕。

太田:过了过了。

AiM:太田先生虽然有给写过曲子,但山田先生是只有跟和田唱的「an Endless tale」(《数码兽最前线》ED2)。所以这次听到是这两位的曲子是非常期待。

太田:其实我是把IKUO唱的《数码兽拯救者》的插入歌「Believer」作为最后一曲就不做动画曲子了。

山田:是这样吗?

太田:嗯。虽然有几个曲子是有谈过,但还是一直休息着。而这次,既是「数码兽」,还是宫崎和AiM这想象不到的两位来二重唱,那我就接下了。

山田:我单纯是对能再做《数码兽》的原创曲而感到高兴。我一时都做到操劳心累,但做完就没了,我还感到寂寞(笑)。常说有个数码兽魂,而为了保持「数码兽」味果然是需要某种东西的,为了想起这到底是什么,我就重新去听了当时的曲子。一边看着《tri.》的片一边开始思考歌词,当时的感觉就苏醒过来了,我很开心。

这次的乐曲制作有什么辛苦之处吗?

山田:看《tri.》的是当时还是孩子的大人们嘛。就必须要做成让那些人听到这曲子能直觉性地感到「是数码兽!」的曲子。当时的曲子就像是我们给孩子们的长传球一样,希望在经过十几年之后重新去听的时候,能明白歌词中的意义,我们是带着这种愿望在写的。

太田:虽然不是辛苦,但我在想要想出搞个怎样的曲子的时候,脑子里能想到的只有「男飞沫」(《数码兽驯兽师》博和&健太的角色歌)。

请讲下录音中的小插曲吧。

宫崎:我和AiM的二重唱是第一次,所以录音前在音调、感情和唱方等上面烦恼了好久。

山田:对,一开始还有点在找感觉,我都觉得不像是宫崎了。

宫崎:各位老师很热情地说可以让我随便唱,能让我像平时一样自由地唱我很欣喜。不过在我之后,AiM也很费劲了(笑)。

AiM:是(苦笑)。我也是按自己的方式想了很多面临了收录,而在大致录了遍后山田说,「アイコトバ」是思考着芽心和缅库兽之间的联系写出的歌词。

山田:时机不好真抱歉(笑)。

AiM:那个时候就觉得「原来如此啊」,但在之后的收录中,唱到最后的副歌时,突然哭到呜咽起来,都唱不了歌了。

山田:看到那副样子我就觉得「糟糕了,早知道不说的」。

AiM:其实在唱之前我很犹豫该不该听歌曲的主题。但塞进太多感情就不知该怎么唱了,所以就想在自然状态下唱一次之后再去调整。

宫崎:就在AiM哭的时候我去了厕所,回来之后就是一片寂静。一问是发生了什么,说是AiM无限感慨唱不出来了。类似「诶,发生了什么?」这样的感觉(苦笑)。

山田:你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啊。

宫崎:对,在我去厕所的一瞬间就哭到唱不了歌了。

AiM:一边回味着歌词一边唱,芽心和缅库兽两人此前的场景都苏醒在我眼前。最后副歌前的吉他也很棒。

太田:对啊,是烦人的吉他。

AiM:然后,两人的场景又像闪回一样流进脑袋里,完全都看不见前方了,声音也出不了,心窝都在痛。

山田:没想到会到这地步……十分抱歉(笑)。

宫崎:最终AiM都抱膝坐在椅子上了。

AiM:感觉有人对我说聚光灯在照着我。

一起:(笑)

宫崎:我们在包厢外面,但能从显示屏上看到那里有个超级消沉的人(笑)。

山田:休息的时候我和宫崎君两人一起去包厢里安慰她,但不知为何三人一起抱膝坐了(笑)。

AiM:各种思绪缠绕在一起。虽然我有过入迷到忘词的时候,但唱歌这样还是第一次经历。「アイコトバ」就是这么打动人心的曲子。

山田:听到是二重唱时,就想要个两人一起唱歌的理由。于是,在思考故事中有谁和谁的二重唱时,芽心和缅库兽就自然地浮现了出来,虽然宫崎君也不是缅库兽的形象。

宫崎:说得也是(笑)。

山田:那还想请你贴个耳朵呢(笑)。不过,说实话,宫崎和AiM虽然是男女的二重唱,但要是能把那两位的心情替换到他们身上就好了。乍一看是情歌风,但我是按如果有着能注意到自己的人在身边就好了的想法来写的。

但没把这首歌是芽心和缅库兽的歌的事传达给重要的歌唱者,当天还发生了大惨事(笑)。

AiM:非常对不起。但有人说我在唱与和田的「an Endless tale」时也哭过,但我不记得了。

太田:对对有哭了。

AiM:那个时候总之就是很幸福,或许是因为能唱ED曲的喜悦和能跟和田二重唱喜悦而哭了出来。但这次的该说是幸福,或者说是很悲伤的感觉,流出的泪有点不同。

山田:写了二重唱之后就会哭呢(笑)。

是按照故事写的歌词吧。

山田:是。我是读过脚本找到作品核心的主题后写出来的,也不只是这一次。在写历代主题曲的时候,也绝对不会因为是儿童向而偷工减料。我想也是因此,至今会有那么多歌曲受到喜爱。

AiM:你们俩在事前有商量过吗?

太田:不,阿山是已经构建出一个世界了,所以我交出曲子之后就什么都不说了。

山田:就是自动操作了(笑)。这次是曲子先做出来,但听说的时候我是想着「吼哇,就给爽爽地交回去吧」然后带进干劲的。(指太田)虽然长成这样,但可是会做出好东西的哦。

太田:说什么呢(笑)。

要是有中意的乐句就请讲下。

太田:就两人一起唱「アイコトバ」那个吧。

山田:我就是哭泣的吉他那里。

宫崎:让AiM哭出来的那个吉他是最棒的。

AiM:在录音吉他的时候我就想说了,但遗憾的是那里好像是结束得很快都没赶上。

请讲下参加《无印》的契机和当时的心情。

太田:「brave heart」是最初的曲子。在此之前都没做过打戏的动画曲子,所以都不知道是该做成儿童向好还是硬摇滚好,结果是做成流行摇滚风的曲子了。但我觉得当时是不像是动画的曲子。

山田:嗯,完全不像动画的。

太田:做出来之后我都受到了冲击,还有这种动画啊。阿山是从第2年开始的吧。

山田:是啊,我最初的是《数码兽大冒险02》的进化曲「Break up!」。跟我讲进化场景需要曲子,我问「是剧中歌吧?」,结果回答了我两遍「是进化曲!」。

宫崎:对,不是「剧中歌」而是「进化曲」。

太田:说到底当时那时代的动画就算有BGM也没有插入歌的。

AiM:记得在录音现场也有讨论过要唱歌词的话跟台词冲撞了怎么办。

太田:动画里还有一播就在刚要唱歌的地方结束之类的(笑)。

山田:歌手和作词家都很失望啊。不过那进化场景一看就会情绪高涨啊。每个角色还各自变了点前奏,可下了功夫呢。因为这是要认真地为动画而作曲的作品,所以一体感很强。

太田:虽然以前的动画这种是很多的。

山田:但那是专门做OST的人来干的吧?像我们这样从事普通歌曲工作的作家来写在当时是不多的。因此能够得到新的想法,能突破框架深入,所以跟歌手和音乐家都相处得很愉快。所以这次又能一起工作,我非常高兴。

对《无印》想法在这18年内都有什么样的变化?

宫崎:全力以赴的立场是没有改变。不过,在这18年间我在演唱会和活动上唱了歌,感觉面对方式产生了从容。因为在18年间唱「brave heart」比任何人都多,所以我在唱「brave heart~tri.Version~」之前就有想必须要超越自己。但在发觉到那就是自我满足的瞬间开始,我凭借歌声与一起跨越年月的观众们的互相理解,就让我感到高兴。这次的「アイコトバ」,与其说是我想唱得好,不如说是因为到了这个年龄所以会被吸引,想着要是能和AiM两人一起呈现出乐曲中的氛围感就好了。或许和太田跟山田作曲时的感觉很相似。

太田:嗯,有种与观众贴近的感觉。

AiM:《无印》的时候也有演美美,所以变系列的时候也会有不演美美的寂寞。但是,我觉得通过唱歌参与,和演角色的时候心情是不同的,变化也是多种多样,但一唱起歌我就回到初心了。结果,感觉在心情上18年来是没有改变的。

太田:那时候「数码兽」的想法是十分崭新的,所以在我心中感觉是一直续到现在什么都没改变的。我心里觉得没有变化,甚至于觉得大家都成了优秀的大人很不可思议。

山田:和二三十岁的艺术家共事的时候,常听到有人对我说「我有看过数码兽!」,都让我心里嘀咕真有那么多人看过吗。也会有说到喜欢哪个系列,每当有这种体验的时候我会想「时间过得真快啊」,同时也觉得努力过真是太好了。有首历代数码兽歌手一起唱的歌叫「致继承勇气的孩子们」,就是包含了「希望大家不要忘记自己曾是孩子」的信息的,而这次的「アイコトバ」也是一样的。数码兽想要传达的信息,就是我们所共有的暗号。希望大家不要忘记这件事,标题里就是包含了这样的想法。所以,这既是「愛言葉」(爱的语言),也是「合言葉」(暗号)。

请给粉丝留言吧。

宫崎:至今为止都爱着「数码兽」……由我来说虽然很奇怪……但在今后也一起去爱吧。

山田:一边拿着布偶一边说挺滑稽的(笑)。

宫崎:不小心就变成观众视线了,但就这样一直期待到最后吧!

AiM:感谢购买场刊,还读了下来。我也和大家一样不知道最后,想一起在电影院期待。我想读过我们的座谈会后,再去看一次片,那对「アイコトバ」的看法就会不同的。希望大家也去听CD!也来期待「第6章」吧!

太田:在我心中觉得「アイコトバ」是第二「an Endless tale」,所以希望大家来听今昔的数码兽歌曲并进行对比。

山田:不用第二「男飞沫」吗?

太田:来做吧(笑)。

山田:能再做「数码兽」的歌真的很高兴。以前有写过「蝴蝶现在也在飞」的句子,就是希望那个时候看过「数码兽」的孩子们现在也别忘了现在也仍是「被选中的孩子」。彼此时而去确认这是重要的作品,再在各自所在的地方努力生活下去吧。然后,希望能再重新听一遍以前的曲子。因为肯定有很多事是现在才能发现的……那啥,很滑稽吧。

宫崎:很滑稽。

一起:(笑)

翻译:Ulforce魂
本页最后更新时间:2018年7月19日 14:58

PageTop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