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码兽数据库

INTERVIEW名人访谈

animate Times「数码兽宇宙 应用怪兽」剧本统筹加藤阳一专访

加藤阳一

数码兽的优点就是「看到近未来」

首先请告诉我们加藤先生参加本作的经过。

加藤:万代公司在为应用怪兽玩具企划立项初期阶段就联系我了,然后一起思考玩具及其联动的动画该怎么制作这样的企划。

然后我就想以人工智能为主题的故事会不会比较好,企划总算开始了。然后东映动画方面也联系我于是就参加了动画,就是这样的经过。

最初听到企划时的感想是怎样的呢?

加藤:我觉得很有意思。每个应用程序就是怪兽这种本身就很有趣,那么我就在想该怎么把故事讲好。所谓「2045年问题」就是在2045年人工知能超越人类的智能这种预测,我就在想围绕这件事来讲故事的话会不会比较有趣,于是点子就展开了。

10年前完全想不到,现在也是把智能手机交给孩子的时代,因为对孩子而言也是身边的物品,这样的构思吗?

加藤:是啊。最近智能手机和平板以及应用程序对孩子们而言已经是身边的物品了。因为就在身边,作为描绘数字世界时的入口就正好了。我觉得数码兽系列本身重要的一点就是让孩子们看到近未来并兴奋不已。

说到之前的「数码兽」作品,就是网络世界、文件、服务器之类的,这在当时并不是那么身边的东西。思考「其现代版是怎样的」这个问题时,就感觉这次就是人工智能吧,以应用程序这种身边的东西为切入口,进而不断深入。

作为观看作品的感觉,给人一种主题是应用程序、与其说是数码兽系列不如说是新方案的作品这样的印象,作为创作者,从数码兽系列继承下来的要素在哪里呢?

加藤:果然还是数码兽优点,感受到近未来时那种心跳不已兴奋激动,在继承这种感觉的同时,以现在有趣的事情、让如今的观众乐在其中为最重要的去考虑,这就是结果吧。

考虑时代感的结果会是这样吧。

加藤:是啊。就像人工智能如今每天出现在新闻中成为炙手可热的话题。

加藤先生参与制作的多个作品共通之处是尽管基本以孩子为主要目标群体,不过双亲也能一起乐在其中的动画。实际上在创作故事方面有值得注意的地方吗?

加藤:首先还是让孩子们能够得到快乐。这是最重要的。对于作品而言这也是第一位,我觉得父母看到孩子们在动画中得到快乐首先不就是一种快乐吗。看着欢笑,模仿角色,唱歌、跳舞的孩子们,父母就那样隔着孩子的背看电视。我觉得如果是这样的话,父母也快乐,家庭也就更美好。

我觉得为大人带来快乐有时也是有必要的,就是角色心情的流露不要太过于动画化。因为是动画所以会发生很多离奇的事情,但我觉得心情的流露不自然是成为「这是小孩子看的动画吧」最重要的一点。该是说心偏离了吗。

还有一点就是「虽然是个有趣的梗,但正因为小孩子不懂才放弃」虽然我不常做这样的选择,但我在想这是不是跟大人也得到快乐的理由有联系。因为每集都会在考虑「现在,描写这部作品的话最有趣的梗会是什么」,所以有时候我并不认为应该总是选择符合孩子们的梗。比如,《应用兽》中有导航应用作恶,会让使用者迷路这种梗。

我觉得打算做的时候,「因为小孩子不使用导航应用,不去做不就好了」这点也是在制作面向小孩的动画方面出现的判断基准。但是,不考虑这些,作为题材有趣、适用于作品我就会去做。只是我会好好地去做到小孩子们也能够懂。

情不自禁想要说出来的招牌台词诞生方法

加藤先生想出的角色招牌台词给人印象深刻的应该有很多,思考的时候是经过怎样的程序诞生的呢?

加藤:首先是从角色阵容凑齐时,决定「这孩子有招牌台词比较好」这个阶段开始的。然后绞尽脑汁想出的台词,有很多符合自己的判断标准。

比如加奇兽因为是本作的主角,为了表现与其他作品的差异,也加入「搜索」这样的词汇会不会比较好,对于要有气势的台词,痛快淋漓斥责这样的方式会不会比较好。

音乐兽的话,因为虎次郎是与伙伴关系很好又很带劲的性格,两人就是一唱一和「带感?不带感?超带感!」(ノレる? ノレない? 超ノレる!)这样的台词。为了表现关系好是否打算用对口说唱,每次要自己决定条件去考虑。然后是否打算在社交网络才用的台词,这种情况会边考虑边制作。

在《偶像活动!》中有很多如「OKOKO~K~」这样脍炙人口的短句,您还会考虑这样的语言韵律吗?

加藤:有时候以包含像是语言游戏为意识去做。然后声优集中的时候,看到说出自己的招牌台词,就角色做出来真好啊。

为什么将主角加奇兽定为搜索应用的怪兽呢?

加藤:这是万代方面最初就决定好的。果然搜索是任何人都一定会用到的,所以我觉得是比较适合做主角的。然后就想讲以人工智能为话题的故事,但了解到人工智能与搜索是不可分割的。甚至如果有人工智能的教科书的话,最初必定记载的就是搜索。

塑造加奇兽后,决定以人工智能为主题,回顾一下的话就是人工智能与搜索关系非常密切的故事啊(笑)。

那么在统筹「应用兽」的剧本方面,统一的部分等是怎样的部分呢?

加藤:总之就像通俗易懂认可那样,剧本上注意动画中发生的事情直观易懂。避免发生不明所以的时间。

这次是要说明应用程序和智能手机是孩子们的身边的物品,要说到好的说明方法是有很多的。可能包含网络的构成、怎样的应用程序。

虽然我觉得也有从思考「这是什么啊」后到「原来是这样啊」这样的剧本,不过一旦有不明所以的时间后,观众就会离去,丢失的东西是很彻底的。

在制作本作时有怎样的研究呢?

加藤:这次的话首先是阅读书籍和网上的报道。另外就是请教了人工智能专家三宅阳一郎先生。听取受教的东西都不断融入到剧本中。

在面向孩子的作品中,有对孩子们传达的信息吧?

加藤:我经常在想哪个作品要是观看后能成为积极向上的契机就好了,这点放在「应用兽」上也一样。作为动画面世的意义,我认为哪怕对日常生活稍微有益就够了。比如,第1话中用「已读忽略」打败敌人的这个梗,也是这样考虑的。不要过于在意讨厌的事物,积极向前地度过人生就好了。

另外,应用兽的话还有最终的信息。那就是保持温柔去考虑各种事情什么的。也有如何把握既被认为是积极的又被认为是消极的人工智能。

近年来在小学也会进行网络礼仪的学习,我还想象着通过应用程序这种主题也会触及礼仪方面的问题。但是第1话中「已读忽略」出现非常吃惊,听了刚才的话已经能够领会了。

加藤:这正是第1话结束后收到了「做了网络教育方面的事情」这样的感想,但其实我并没有这样的想法。「已读忽略」是网络上发生的,但同时也适用于日常生活碰到的事情。当被他人嫌弃的时候,不要拘束于这件事情,保持积极向上的心情不就好了吗。虽然我觉得并没有积极地去做网络教育方面的事情,不过有机会的话,还是会作为参考加入各种东西进去吧。

最后请问加藤先生自己觉得本作的魅力在什么地方?

加藤:正适合这个时代看的动画我觉得是最大的魅力。这是一个应用程序本身、人工智能被热烈接受的时代。例如人工智能不是夺走了人类的工作吗什么的变成新闻。

加藤阳一

原文:animate Times 翻译:兔导
本页最后更新时间:2017年5月18日 12:44

PageTop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