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码兽数据库

INTERVIEW名人访谈

数码兽开发秘话 第1回 角色设计渡边健史访谈 前篇

为了更深刻了解「数码兽」,数码兽游戏社区向相关人员打听了它的制作经过和辛苦等平时不怎么听得到的内容!值得纪念的第1回,是设计师渡边健史先生登场!前篇就来回顾一下「数码兽」诞生的经过。

羽生:虽然我跟健史先生交往也有很长时间了,但其实还没仔细问过健史先生经历的详情……万分惶恐,请再做下自我介绍吧!

渡边:好,我是数码怪兽的角色设计师渡边健史。

羽生:健史先生常被介绍为是数码兽的角色设计师,粉丝的认识也是这样,可也是有参加企划之类的吧?

渡边:本来的话,WiZ是差不多30年前,在拓麻歌子上也有名的横井社长从万代独立出来后建立的企划公司。因为当时是差不多就5个人的公司,所以大家必须做各种事。以我为中心做的就是做出企划书的工作。这也是因为我是当时的工作人员中唯一能画出像是漫画的画的人。因为企划书的画必须要一眼看上去就有趣,所以我的职责就是把企划书做得让人看了愉悦。不过,商品开发进展之后,在企划之外还得负责其他东西了。于是画包装图、画登场在商品中的角色也就成了我的工作。

羽生:原来如此,那是因为何种经历参与「数码兽」的呢?

渡边:WiZ成立过了差不多10年的时候,就开发了「拓麻歌子」,我从画点阵开始一直负责到制作角色。「拓麻歌子」和「数码兽」是万代按同样的部署来搞的,但「拓麻歌子」要说的话不是面向女生的玩具吗。那个部署本来是男生玩具的部署来着,就说也来做男生向的吧,于是就去做了男生也能玩的「拓麻歌子」。想着角色的育成是男生也会做的吧。不过,觉着男生的话有个能跟朋友对战的要素会不会比较好,那就是战斗版的「拓麻歌子」,于是「数码兽」就诞生了。

羽生:原来如此,当时是多少人的队伍啊?

渡边:做「拓麻歌子」的人大致都兼任「数码兽」的,但企划差不多就有3人。「拓麻歌子」里我是画点阵的,但「数码兽」就是以设计为中心了,要是再顾点阵的话就忙不过来了,所以那时候就拜托公司内游戏部署的人来帮忙画点阵。

羽生:也就是说,「数码兽」的开发队伍差不多是5人?

渡边:人数上大概就是那样。

羽生:进入公司阶段并不是设计师,但业务逐渐转向以设计为中心了,是这样吗?

渡边:虽然是以设计为中心,但因为当时是专门学校毕业的新人,所以什么都干的。有干过试作、原型、模型。还去过工厂排到生产线里。

羽生:进展玩具的开发时,点阵设计和角色设计哪个先作成?

渡边:最初做「数码兽」时,是角色的插图先行的。现在在做美术集(「数码怪兽 ART BOOK Ver.1~5&20th」),预计在其中记载一点点,最初是以像火、水、土那样3者牵制或4者前者为主题的,就画了火之恐龙和水之怪兽。不过那样就和某游戏的角色一模一样了,觉着这下可不得了,于是就修正了概念……

羽生:那感觉就是慌忙重做了?

渡边:是啊,因为完全没有时间,就交涉道按我喜欢的方式去画。当时我喜欢美漫和手办,就想着把美漫式角色放到儿童向上是不是能做出什么。阴影很深、肌肉很满的样子虽然在成人向中有很多,但在儿童向的角色里是没有的。

羽生:最初提出以美漫的造型为意识时,团队里的各位都是怎么说的?

渡边:说这不是挺帅的嘛,因为也有被改到像是角色的样子。不过实际上期限就要到了,我想也不是什么都能说的状况了。毕竟按日程来说只能拿这个上了。然后就画了十几只吧,接着就把画出来的东西落实到点阵上开始搞。

羽生:那数码兽就是这样诞生的。顺便问下,最初的角色中您特别喜欢的数码兽是?

渡边:我感觉能画出来比较棒的就是恶魔兽。

羽生:噢!我负责数码兽之后最喜欢的就是恶魔兽。

渡边:说起来你以前不还说过喜欢女恶魔兽。

羽生:是,不过最近恶魔兽有些成了在初期就被干掉的角色(苦笑)。

渡边:开始还是中BOSS嘛(笑)。

羽生:以前是中BOSS,而在战力膨胀的现在,就成了初期敌人的感觉……(悲)

渡边:就是一出来就被干掉吧。

羽生:就是这样啊。顺便问下,感觉恶魔兽的造型有受托德·麦克法兰(加拿大出身的漫画家)的影响啊。

渡边:还有是西蒙·比斯利(英国出身的漫画家)的影响很强吧。

羽生:的确也有像是西蒙·比斯利的感觉。健史先生在发售当初就有感到数码兽会大火吗?

渡边:怎么说呢。当时是拓麻歌子卖掉,已经无法得手的状态。与此类似,数码兽出现之后,感觉从一开始就有卖到那个程度,因为有液晶玩具热潮啊。而且,万代的主任从中途开始就换成了大家熟悉的火山太田先生,就越来越热了。

羽生:感到大火的是什么时候?

渡边:一开始就是普通地在卖,和V-Jump及周刊Jump协力做的,所以整体的展开给人的印象是比拓麻歌子做得更多。不过说不定也是因为之前有超级火的拓麻歌子,但感觉媒体展开是做得挺好的吧。但听说手办就卖得不怎么样了,比起角色,还是数码怪兽这个游戏方式更受欢迎。拓麻歌子也是因为游戏内容很有趣,我想并不是一开始就是角色受欢迎的。所以我觉得数码兽就算出手办也是卖不了多少。觉着当时的数码兽不过就是在商品和玩具之中的角色……

羽生:这点发生改变就是数码兽被动画化了吧?

渡边:是啊,不过当时是没有故事的,所以听说要动画化的时候真是惊了。

羽生:世界观之类是怎么搞的?在动画之前,不是有做过游戏《数码兽世界》(1999年发售)吗,是去活用了那个世界观吗?

渡边:《数码兽世界》是因为说要做游戏所以搞的。虽说当时的数码兽并没有强调世界观,但是有默默地设定出来的。所以就和当时的家用游戏制作人谈了去做出作为故事舞台的「文件岛」吧。正好液晶玩具有做数码兽摇摆机,所以就同时活用了设定展开下去。

羽生:就是说做了《数码兽世界》才有了扩展。顺便问下,世嘉土星的《数码怪兽ver.S 数码兽驯兽师》(1998年发售)怎样?想来液晶玩具的关键词中已经有了「黑客」,那感觉是把液晶玩具的设定照搬了过去?

渡边:他们就是让我画角色,游戏设定我是不记得了(苦笑)。

羽生:有很多有个性的黑客啊!那些资料还有留着吗?

渡边:我想是没留着了。

羽生:要是留着的话还想重新利用呢……资料到处都找不到啊。

渡边:因为我自己让电脑崩溃过好几次。

羽生:是这样啊。在我负责之后,有请人回收过崩溃以后的资料(笑)。

渡边:还有,WiZ搬家和更换部署的时候,纸质的东西就会被处理掉。所以原本还留着的资料也意外地没了。在家工作时,偶尔会有东西留下来,但公司里就没有留的了。我桌子底下有时候也堆成纸山的。

羽生:数字化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渡边:最初开始就数字化了啊。不过线稿是手画的,虽然数量很少,但现存的东西就预定收录到那美术集里了。还有,这么难得,今后就裱进相框里装饰在我的事务所吧?

羽生:线稿,到了现在可是十分珍贵的呢(笑)。

渡边:但我自己画了画,就不怎么能感觉到画本身有多少价值了。因为草图什么的大家都是随便丢的。还有人去垃圾箱里捡起来……我就去跟他们讲不要啦(笑)。

羽生:以前作品之类的常会没留下书籍和资料……有各种系列和商品产生,而每次产生,数码兽的设定就会随之增加,真想整齐地管理起来啊……

渡边:不过我想使其复杂化的就是游戏(笑)。因为游戏的设定我们也不懂。当然软件是有的,但就算玩得很深入也是了解不到里设定的。

羽生:咦,数码兽增加不是因为卡片吗?(笑)

渡边:两方面都有(笑)。

羽生:游戏,特别是在Wonder Swan上出的数码兽游戏资料,都没有留呢……我把游戏和当时的攻略书都大致看过一遍,但有些地方无论如何也无法知道详情,真让人不甘心啊。

渡边:Wonder Swan上出了大量的数码兽游戏,都被说成是「数码兽专用机」了。到底是出数码兽还是出激斗战车(笑)。当时WiZ内部原本的携带机团队和Wonder Swan团队也是有点不一样的。他们各自做了设定,我只是被拜托画了角色。他们希望我做出设定上集合了全部数码兽那样的怪兽,我就画出了全部凑起来了那样的角色。那就是奇美拉兽了,之后还有与奇美拉兽类似的千年兽诞生……

羽生:是这样的啊!那些角色现在人气也很高,所以还想挖掘些基干给他们活跃的机会啊。为了这个果然还得重新整理资料……

渡边:整顿体制,收集资料存档化吧!…主要是WiZ(笑)。

羽生:是啊。而且多亏健史先生一直在参加,就成了活的存档(笑)。

原文:数码兽游戏社区 翻译:Ulforce魂
本页最后更新时间:2017年8月25日 9:28

PageTop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