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办王「超进化魂」战斗暴龙兽完成纪念特别对谈 | 名人访谈 | 数码兽数据库

数码兽数据库

INTERVIEW名人访谈

手办王「超进化魂」战斗暴龙兽完成纪念特别对谈

纪念数码兽变形模型新系列「超进化魂」战斗暴龙兽的完成,《数码兽大冒险》的导演角铜博之先生(上图中)、数码怪兽主设计师渡边健史先生(上图右)、当时在万代公司担任开发的火山太田(上图左)聚集到了一起,分享了数码兽开始当时的各种逸事。

最初起点的携带游戏机是如何诞生的呢?

太田:最初是要做「拓麻歌子」的男生版,就暂称「男生歌子/男人表(おとこっち)」。

渡边:当时太田先生的岗位是万代玩具第一事业部(现BOY'S TOY事业部),但那本来是开发男生向商品的部门。

太田:「拓麻歌子」是女生向的,却让男生向的玩具第一事业部来做,其实是相当不正规的。

渡边:最早的想法是,孩子们带着自己的「My Monster」走路。我们想要是跟恐龙啥的一起走那得是很开心。所以要说倾向的话,是选择想出了恐怖系的真实怪兽。然后因为是男生向的,所以特征是能对战。

尤其是携带游戏机,渡边先生的图成了一切的源头呢。

太田:造型的想象力真是厉害。虽然是在我参加之前的事,但看到只有为数不多的点点组成的豆豆兽在插画上那么壮观着实是吓了一跳。

渡边:因为游戏机上能用的是16×16的点阵绘,所以插画是一点都不像的(笑)。在数码兽中,携带游戏机是「牢笼」,所以我觉得跳出这个的家伙就得画成是怪兽的样子。

太田:我开始参与「数码怪兽」是在Ver.1发售后,正在进行Ver.2准备的时候。在做到了第5弹之后还做了「数码兽摇摆机」。在第2弹的时候万代公司内开始有讲「把『数码兽』动画化吧」。

角铜:我听说这回事的时候是1998年的8月,「拓麻歌子」和「数码兽」的商品都没见过。就在那种状态下,有人问我「下次数码兽要做动画,你来吗」。那时有个企划部做的临时标题「数码兽岛漂流记」的企划书,虽然当时人数还要少些,但暂定的角色和各自的搭档数码兽姑且都写在企划案上,然后再讨论各种事。该放多少只怎样的数码兽,都是一边看着劲文社的书啥的一边去做的。

太田:我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说实话我是不支持动画化的(笑),我是觉得「不动画化也能卖出去,我也很努力」。所以最初是有种「做商品跟动画无关」的想法。但不只是万代公司内,地球上的全人类都会觉得「要做动画却不出关联商品怎么可能」的吧。也是有这个原因,于是动画从3月就开始了,而和电视版紧密联动的玩具也在7月开始展开了。在空白的4个月内,就把之前做的数码兽关联商品一口气卖了出去,没有商品的时期反而提高了热度,所以我觉得结果是没问题的……但那时候我给大家添麻烦了,我动作迟缓真是抱歉(笑)。

由渡边健史先生绘制的「超进化魂」战斗暴龙兽包装插画,融合了动画造型和渡边氏的美漫风。

关于8只搭档数码兽,有什么指定吗?

角铜:我觉得是对方推荐的。

太田:我有印象是有去找的,类似「哪个有人气啊?」。

渡边:记得是有指定过。

角铜:首先我们这边就有个条件「商品的计划会全部接受,所以相对地故事就请让我们自由发挥」。

太田:所以故事已经是完全放手了。虽然有提过意见「希望这样希望那样」,但对此如何判断就交给东映动画了。

角铜:最初说作了个文件岛分裂的玩具,那就做成文件岛分裂的剧本吧,于是在最初的1单元里就做了……

太田:非常抱歉!(下跪)

角铜:虽然结果是没问题,做成了个好系列了(笑)。还有亚古兽跃级进化的兼用卡里有个后空翻,那是对我说要做那样的玩具所以做的……

渡边:进化场景里有做后空翻吗?

太田:有做有做,后空翻的亚古兽和加布兽实际是有想做的,但没能顺利进行。

渡边:这就是跨媒体,或者说把动画和玩具一起做的模式开始流行的时期呢。

太田:此前的动画比较多的流程是「要出节目那就商品化吧」,但或许那个时期是有着能互相提案「这样怎样?」并去制作的环境的。

角铜:吊坠和徽章也是因为最初万代那边提出说得有,于是就当成要素加进故事里了。

太田:徽章的玩具啊大致是,想出了挂在脖子上的玩具。……我再跪一次比较好吧(笑)。

角铜:不过提出「哪个月的时候要出什么样的道具」,那玩具业界就能建立商品计划了嘛。我们得到了玩具计划,然后把相关的事件组合进故事里,这可比白手起家要容易做。有个大致目标很值得感激,所以我们就直接用下去了。

超进化魂的原点超进化系列是如何诞生的?

太田:超进化系列……其实最初是没打算做的。数码兽这东西虽说是会进化,但其实只是把已有的数码兽给并排出来,而做出某只进化成某只的谱系都是之后的事了,所以有时候也会有「怎么看这只都是进化成这家伙的吧!?」的事。所以我认为这部作品要做变形玩具是很困难的,因此最初的商品阵容中也是不存在这个的。但有个时候,我的师傅野中(刚)先生对我说「替换部件也行,该想想进化的玩具了」。于是跟WiZ谈了下,当时有位叫住吉桑的负责人就说「我们不搞替换的,来搞变形的吧!」并拿着图来了。于是就做了试作品,虽然有若干需要技术的地方和一点蒙混过关的,但最后还是做出了变形玩具。最初连商品名都没决定,但因为是万代的新系列,就觉得不像「超合金」那样加个「超」的话是不行的,因此就叫「超进化系列」了。

亚古兽进化成的战斗暴龙兽是怎么选出来的?

太田:因为从暴龙兽变成金属暴龙兽的超进化已经有了,所以要做金属暴龙兽变成战斗暴龙兽的话,金属暴龙兽就重复了。这时候就有讨论到底要不要让其进化,但最后是决定做还没出的亚古兽变成战斗暴龙兽。决定从哪只进化成哪只,这在制作系列的过程中倒意外是难事了。作为讽刺的策略,或者说现实性的生产线来说,结果上就是做成了现在看到的样子了。

太田先生的战斗暴龙兽设计,渡边先生以此为基础进行描线。背后没有勇气盾这点和决定稿有很大差异。

角铜先生看来,有哪只数码兽是一定想要制品化的吗?

角铜:主角8只我都是平均地喜欢的,要我选哪只的话我都会头痛。动画里CG进化场景只有2只也是因为预算,是没办法的事,但我是有给全部角色均等的表现机会的。因为最后那里我就有想让全员合力去上。除此之外我还想看狮子兽或是02组。

这次的超进化魂,要是有一天能再现最终回的那个场景就好啦。

角铜:对对,要是能做到就好了。

太田:(对超进化魂负责人说)先展现出「再现这个吧!」的方向性也是可以有的!要是这个卖得出去就可以做tri.版本的全员究极体那些。要是出《大冒险》总括的话,就得有《大冒险》里的最终形态,但还是得看客户想聚集哪些。

那就想会不会首先是TV动画的最终形态了。

太田:这时候就说「是超进化!」,然后搞出迪路兽变成圣龙兽那个,大家都一跤摔倒(笑)。角铜先生也有想过吧?

角铜:我想的是,没其他的了吗(笑)。

渡边:(圣龙兽)毛茸茸的不也挺好吗(笑)。

太田:进化的玩具绝对有趣的,作为商品绝对是有价值的。但另一方面,因为必须要进化,所以造型和比例肯定会有些令人可惜。而这点能被其他的非变型手办补足,就是现在的数码兽的优点哦。

这已经是过了18年还在延续的作品了,回首过去感觉如何?

角铜:现在回首可能会觉得「这说啥玩意呢!」,但现在居然会火热到这个程度是谁都没想到的(笑)。

太田:还真说得出口?不过我也是这么想过(笑)。

渡边:节目是做得能在12~13话就完结的。

角铜:开始是并不怎么被期待的。所以进化场景有CG预算也是从完全体开始,而且还只有金属暴龙兽和狼人加鲁鲁兽两只。此前到成熟期的进化场景都没有预算,所以都是自己做CG的。从数码器的模型开始。

渡边:说到角色制作,白手起家的携带游戏机虽然辛苦但也是最自由的。那时候画的是……也是作为Version 1包装角色的巨龙兽和亚古兽等恐龙型怪兽,「数码怪兽」是从那里开始的。作为数码兽优点的丰富性,是在包括太田先生的各种人的意见的基础上,去按照我的风格最终总结出来的,正因为各自都有好好分工,所以才能画出那么多丰富多彩的角色。重新认识到数码兽的热潮是在15周年的时候。因为当时我还是公司职员,是玩具的设计师。虽然在「角色设计」上有出现名字,但这生意卖的也不是名字。不过15周年的各种活动上我都有出场之后,「渡边健史」这个名字就能让大家高兴了。在那些地方能直接看到很多粉丝的脸我很开心,我觉得「啊,这些人都知道我啊」。正因如此,我才会觉得「得做更多」。

太田:对于当时在万代做开发的我来说,其实数码兽并不是动画。要说的话主要就是生意,但在记忆中我全是在做我想做的事,我能十分自由地去做我觉得能让孩子们开心的事。我是凭借着在这作品中使出我全部的力气……虽然不至于这么说,但在做成了现在这样的意义上来说,(对我来讲)是非常划时代的作品。还有就觉得,真的是被周围的人支持着。关于动画化关于商品化,我想得不怎么积极的时候,周围的人就会来否定我,结果一干就是非常成功。我很深刻地认识到这都是多亏了大家,或许这是最初让我发现我是依靠他人生活的作品。

角铜:为什么这部作品能受孩子们欢迎到如此火,当初是不知道的。我们是觉得只要有趣就行了,想的也就是能让大家各自觉得「我喜欢这个」「我喜欢这人」。这样做的话,就能让大家把自己投影到某人身上,去觉得「要是自己也有像那样贴近的数码兽就好啦」,大概那就是大热的要因。不是在一起去战斗,而只是「会贴近」「在身边」。数码兽会肯定自己,绝对不会否定的。我觉得这样某种的救赎一般的玩意,就是当时所被渴求的。而现在,我认为是到了比那时候还严厉的时代。出这种商品,或许就是因为曾是孩子的人们走上了社会,又渴求了搭档数码兽的救赎。

太田:所以大家来买这超进化魂吧!最后这样总结怎么样(笑)。

翻译:Ulforce魂
本页最后更新时间:2018年7月18日 15:58

PageTop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