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gital Monster ART BOOK Ver.1-5 & 20th》渡边健史特别访谈 | 名人访谈 | 数码兽数据库

数码兽数据库

INTERVIEW名人访谈

《Digital Monster ART BOOK Ver.1-5 & 20th》渡边健史特别访谈

2017年12月发售的首本官方设定画集《Digital Monster ART BOOK Ver.1-5 & 20th》介绍了渡边健史老师从数码兽企划建立当初起就在画数码兽插图,特别访谈中询问了他数码兽的立案和回顾20年的心情。

反复尝试的入社时代

在讲数码兽之前,想先问问渡边健史先生自身。健史先生志愿做设计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渡边:我原本是想做漫画家的,高中生时候向小学馆和集英社的少年志投稿过漫画。投稿的杂志上是刊登了我的名字,但我觉得就算想当漫画家也不是立马就能成的,于是想要正经地学习绘画,拜托父母让我去了设计的专门学校。在那里接受绘画的学习和设计公司的进修的同时,直面了业界的严峻……那我就觉得反正都很严峻,还是画一张插图就能完成的工作比较好。画画的工作不是常有的,但我碰巧在某个公司看到在招「能画角色的人」。那其中只有株式会社WiZ是还招募男性职员的,于是我去面试就入职了。当时WiZ是才刚诞生的大概4人的公司,里面没有能画角色的人,就想让我加入。

从入职当初起就让您做角色设计吗?

渡边:入职前几年是搞存钱罐和迷宫玩具等的,从游戏开发到试作,画包装插画和使用说明书等,什么都要干。实际去工厂看制作方法,还会自己去着色……你要说是不是插画师那也不是,插画虽然有在画但什么都得干,虽然WiZ的人全都是这样的。因为当时能不能从企划走到开发,是决定企划公司的价值的。开始「拓麻歌子」及「数码兽」大概是自此十年左右之后吧。

带着恐龙走路的有趣

请告诉我们「数码怪兽」企划建立的经过。

渡边:当时是跟万代,现在来说是Boystoy事业部一起开发「拓麻歌子」。「拓麻歌子」给人留下印象很深的是作为面向女生的玩具,那还必须得做面向男生的商品啊,于是企划就建立起来了。「拓麻歌子」的男生版所以就是「男生歌子」,名字又根据内容变更为「胶囊恐龙(Capsule Saurus)」。如果是胶囊的话那要素就跟别的公司商品撞得很厉害,于是掺入「活在数据上的怪兽」的意思概括为了「数码怪兽」。简称「数码兽」搞不好又跟别的公司商品撞上了,但拿到了商标就说不也挺好(笑)。

也是因为从「拓麻歌子」流过来,怪兽中多数也是可爱的,火啦水啦电啦,把那些怪兽做得看颜色就知道属性。然而这又会让人想到别的公司的商品,于是要求把图画做得完全不一样。因此我就用当时喜欢的《再生侠》[1]之类的美漫、西蒙·比斯利[2]、迈克·米格诺拉[3]等作家的笔触来画儿童向,这就是「数码兽」插画的开始。

关于插画的方向性是没有指定的吧?

渡边:我原本就喜欢美漫,但该说没怎么有人需要吧,一般也不会有人跟我说「画得像美漫一样」的(笑)。要是没人跟我讲我就画成这样,基本是不对的,会被骂。但那时候真的是「怎么办才好?」的状态了。距离发售没剩多少时间了,从别人那里得到的主意也耗尽了,另外也没其他的插画师,就跟我讲「你喜欢怎么画怎么画吧」。而最初的设计形象就是企划书上的这个(下图)。

开发的时候角色造型并不是那么重要的,把这个落实到点阵绘上,再重新搞出造型。不过从「Ver.2」开始就先点阵绘了,虽然不是全部都是。

「战斗」要素在思考造型的基础上有什么影响吗?

渡边:还是意识到这是「怪兽」。孩子们能自己饲养怪兽、恐龙,带着走路是很有趣的吧。虽然实际带着走的是点阵绘,但脑中想象的战斗模样是「恐龙」。可爱的家伙去战斗就有种悲壮感,于是觉得做成比较恐怖的会更好。就像狗一样,打开嘴巴看到牙齿时,那个瞬间就会让人觉得这果然是「野兽」啊。认为这种作为动物的「恐怖」还是有的好。比如说迪哥兽打开嘴巴就并排着两排牙齿。那个原本是参考了电影《黑水晶》[4]中出现的生物(女主角基拉的宠物费兹基),就是可以有「很可爱的野兽张开嘴巴会变得非常恐怖」,感觉做了这个真好。

看来是从点阵绘到插画的,那是以怎样的想法画的?

渡边:「Ver.1」的时候是让我自由地画的,但「Ver.2」和「Ver.3」以后,在想主意的阶段基本是我、WiZ的人跟火山太田先生3人在想。除此之外还有喜欢的工作人员过来商量主意,最终是我总结起来画。因为认为角色数量是会增加的,所以也不怎么常指定我「要这么画」。

火山太田先生是能画的人,他会给我很多意外的想法,常是我把那些想法按照我的风格给总结出来。另外还有喜欢设定的工作人员,会彻底地调查原型,就告诉我些「只有这里不能画偏」的地方,虽然是微妙之处(笑),但我还是按说的画了。

比如什么数码兽?

渡边:画纳芙蒂兽的时候,听说是「要戴上神话原型的面具」,我问道「这很帅吗?」,但那位就是不让步「不,就是这样!就是这个面具的感觉!」(笑)。我问「这个面具要做成什么感觉的?」,说是「『圣斗士星矢』[5]的那个」(笑)。

另外还谈过「女神转生」系列[6]的画是十分时尚又帅气。插画还很独特,让人觉得「虽然不知道是神还是怪兽,不过到底是怎么从原型变成那样的?」。有部分原因是看了当时流行的东西和游戏等受到了刺激。数码兽从众多的「神话」「动物」等中获取数据,从这些信息变成怪兽,这种想法也是可以的吧。如果按普通的神话原样去描,那就和其他作品一样了。我认为正是因为这么想,数码兽的造型才会这么丰富多彩。

不是画插图,而是画「角色」

请讲最初画的数码兽。

渡边:巨龙兽和亚古兽。最初的想法是想带着「恐龙」走路,以这种想法为「基础」画了这两只,所以被采用到了包装上。经常有人问我「为什么是巨龙兽」,因为是最普通的(笑),我不想让既主要又帅的数码兽登上包装。

普通的是巨龙兽,养得好会变成暴龙兽,反之就会变成鼻涕兽。角色的简笔画在「拓麻歌子」里已经做过,到数码兽上就搞得更极端来画。

画究极体要意识什么吗?

渡边:画究极体,没意识啥。但无论如何描线会变多,常会变得乱糟糟的。最近这点还愈演愈烈了,于是就到处跟人说我得走简约风了(笑)。我认为看轮廓能认出是谁的,看一眼就懂是哪个的角色是好角色。孩子们看了能模仿着画的。我想做出的不是「插图」,而是作为「角色」能称得上棒棒的东西。比如我想只要简易地加上皮带或拉链、加入阴影的笔触就能让人觉得「是数码兽啊」。最近完全体或成熟期我也说得更简约简约。

还有数码兽基本是「生物」,所以如果身体的一部分是机械的话,可能就会用衣服来隐藏,看不到关节。要是关节都是机械了那就成了「机器人」了,我就想让那里肉肉的。

这么想来,描了一堆线的哈克兽系列是正好相反了(笑)。因为我想尽可能多描线,因为在我心中原型是「辛勃」,总而言之就是「骨龙」。我想画骸骨龙战士,以辛勃为形象,逐渐变成战士,感觉这挺有趣的。我就超喜欢辛勃[7]

画了20周年纪念数码兽感觉怎么样?

渡边:其实兹巴兽是以奥米加兽为意识画的。奥米加兽让数码兽变得有名,或者说是让内容爆炸了,我就认为会不会跟20周年这个节目正相符。而且,虽然不是奥米加龙,但就觉着想看奥米加兽变成龙骑士的模样,就画了一连串的进化系统。同时符合了「武器数码兽」的主题,因此虽然是成长期却看上去十分强大。

还是奥米加兽的造型印象深刻吧?

渡边:因为是动画开始以后的作业,奥米加兽是听取了各类人的意见画出的怪兽。原本想的就是战斗暴龙兽和金属加鲁鲁兽粘一块的造型,但细田守导演希望「这是太一跟大和的心意合二为一的数码兽,所以要两只的要素」「搞得更简朴些」「手臂接上就行了」「画得瘦弱纤细!」。我画得也是不知道帅还是不帅就给他看了,结果说「就是这个就是这个!」然后就采用了。当初画的时候我自己也是一头雾水,但到电影里动起来就觉得真劲真帅。

今后的「数码怪兽」

听说要出「数码怪兽 Ver.20th」感觉如何?

渡边:真的感激不尽。我自己最近也是有受采访的,但我本来就是懂的人才知道的背后之人,感觉持续做过来有回报了。插图也是当初走投无路的时候画出的,所以还会有到了现在会这样画那样表现的发现。亚古兽也是今昔画得不同,感觉现在是画得可爱点比较好了。有些趣味也正是经过20年去画才会产生的。创作新角色虽然也不错,但也想再画一次从前的数码兽,看看自己风格下的过了20年的角色。

今后要设计数码兽有什么目标或想法吗?

渡边:在今后延续「数码兽」20年的基础上,我想去增加「角色自身的通用性」挺好。就像我刚才说过的,通过重画过去的角色,让过去的东西崭新复活,在重视过去东西的同时,还想按自己的风格做新东西。可是,在此以外,我也觉得有不同人画数码兽更好。是数码兽的多样性吧,或者说这样做能步入新阶段很有趣。我最近常想让众多的年轻人来参加,让数码兽更加热闹。

注释 References

  1. 托德·麦克法兰原作的美漫。在日本也以手办为中心掀起了大热潮。
  2. 英国出身的美漫艺术家。有骨气的作风引来人气。
  3. 代表作有《地狱男爵》等,特征为独特的变形和对比的美漫艺术家。
  4. 1982年公开的吉姆·汉森、弗兰克·奥兹创作的幻想电影。
  5. 1985年开始在《周刊少年Jump》上连载的车田正美以希腊神话为原型的漫画。
  6. 从1987开始南梦宫发售的《数码·恶魔物语 女神转生》游戏系列。《数码·恶魔物语 女神转生Ⅱ》起角色设计就由插画师金子一马负责。
  7. 《奥特曼》第35集「怪兽墓场」中登场的亡灵怪兽。

翻译:Ulforce魂
本页最后更新时间:2018年2月10日 22:22

PageTop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