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CITE ANIME 和田光司访谈 | 名人访谈 | 数码兽数据库

数码兽数据库

INTERVIEW名人访谈

「经过两次与病魔的斗争,站到第三次的舞台上」EXCITE ANIME 和田光司访谈

2003年为治病而停止歌手活动。2006年控制了与病魔的斗争重新开始活动,充满精力地在动画歌曲中持续活动,但在2011年病魔又侵袭了他的身体,在2011年10月为再次与病魔抗争,停止了活动。

2014年1月隶属以影山浩宣为首,有着遠藤正明、北谷洋、美乡秋、喜多修平、米仓千寻、石田燿子、桥本美雪、佐咲纱花等艺人的Production SOLID VOX。和田光司现在是怀着怎样的想法持续歌唱的呢?门户网站EXCITE的动漫频道(现已下线)去询问了他的内心。

「这里是自己应该存在的地方。」

去年10月通过博客和Twitter宣布重新开始音乐活动,11月还在东京和大阪举行了回归演唱会。久违地站在舞台上歌唱的想法和感触怎样?

在站上舞台之前,我到底是紧张,还是怀着和从前一样的感觉,说实话并不清楚。我自己的最后一次个人演唱会也是三年前的事了。之后虽在活动上也有唱过,但这也是完全离开歌的世界已有2年的日子,我是完全无法想象自己到底会以怎样的心情唱歌,就站上了回归演唱会的舞台。那时候,能清楚确信的就是「这里是自己应该存在的地方」,而且这还是我第一次有这种心情。

和田光司先生在以前也有战胜病魔回归的经验,那么在最初回归时是没有抱有这种感觉的吗?

第一次的回归什么都没想,那之后也是为了卯足势头跑下去,唱得没有机会去想那些事。但这次的回归,在此之前有两年以上的疗养生活,有很多的时间思考,我想那段日子给了我很大的影响。说实话,虽说我不喜欢这种形式,但对现在的我来说,那次疗养中的两年是十分必要的时间。

最初的时候也觉得「这下就痊愈了」的吧。

出院后的一两年也有定期地去医院检查,但多少是有些不安。但医生还是对我说「已经痊愈了」,我就确信自己再活动下去也「没事了」。正因如此,复发的时候真的是震惊了。

第一次回归后是作为动画歌手前程似锦的时期,实话说心情很悲伤。

那时期前往以中南美为中心的海外的机会增加,我活动的范围也不限于日本,还扩展到了海外。通过这些经验,提高了我对动画歌曲的思想水平,但却在这种时候停了下来。

海外「数码兽」的人气也很高吧?

感受到了强烈的狂热。其实我在去海外之前也听说了「狂热的粉丝们兴奋不已」「活动会场有几万人在等着哦」,但总觉得「这太过夸张了吧」……

实际地去当地一看,我眼前摆着的就是他们所说的现实,而且海外的人们会直接表现感情。所以播放出他(她)们想要的曲子时的劲头也是不得了!但如果不是想要的曲子,那在劲头上也会表现出来。看到这个样子,我就想着「啊,下次不要这首曲子了」作参考(笑)。总之反应是直截了当,给人留下刺激的经验。

对我说「不要抱着得一直唱下去的使命感,能唱的时候就唱,不能唱的时候再休息就行了」。

最初回归后真的是精力十足地活动呢,因此也容易令人想象复发的时候惊叹「诶,为什么?」,陷入十分低沉的情绪中。

听到「复发」这个词的时候,那当然是震惊消沉了。其实,住院的时候都没想过「要再回归」。该说是我心情没有到那种地步,或者说是想到了更深的事吧……

住院的时候,我是博客都没心情看的状态。尽管我的博客停止了更新,但还是收到了大量的评论,这也是我在出院后看了才知道的。那些等待着我的人们的心意也成了我回归的动力。说实话在此以前,住院中或出院不久的时间里,我是不会想要不要回去的。

住院中有设想过将来的梦想吗?

没有,当然来探望我的人都是一直激励我的。但那时候可能是鼓励我的「加油啊」这些话语本身让我感觉到了重量。听了那些话,我自己也觉得「要加油」,但这也成了我的压力,让我心里的痛苦增加。所以我自己的想法是,总之相信医生和医疗器械的努力,把自己托付给他们。

也就是说,是出院之后具体考虑了将来的事吧。

是啊。出院后,身体还有药物副作用带来的疲倦。头发全都掉光了,就外貌来说坚持活动也很困难。最重要的是,就算想回归,还是陷入了「如果又发生同样的事该怎么办」的意识中,心情很难走到「要回归」上,所以今年2月出院的那时候还没有开博客。

但那时候,某个熟人对我说「不要抱着得一直唱下去的使命感,能唱的时候就唱,不能唱的时候再休息就行了」。那时候虽然觉得「这样就可以了」,但这也是我想要再次「唱歌」的契机。自此以后,我也开始看起了长年关闭的博客。

两年,在我看来,是足够忘却各种事物的时间了。可是,在博客里,在我一直住院的时期,也写有很多一直在待望我回归的人的声音。这些人的存在大大刺激了我,让我强烈地想要「回来」。

那个时候我唱歌尽力到完全没空看观众席。

结果就导向了11月的回归演唱会,走向回归的流程是,在比较早的时期就定下时间,然后逐渐调整步伐的吗?

演唱会的日程是启动以后具体地定下的。虽说「决心要回归」,也是伴有不安感情的,不知是否真的能回归。但我想「不安也没有办法,总之得先行动起来」,首先下定决心,于是赶紧寻找演唱会会场开始启动。

其实,决定宣布回归之后,为了配合这个而开始找起了场地,要找空的会场也是很不容易,一直到此都是完全没有计划过的。

东京和大阪的回归演唱会在忙乱中进行。刚才您说过「这里是自己应该存在的地方」,这是看到观众们的样子之后想到的吗?

能站在舞台上唱歌本身是真的让我高兴的。当然,如果是普通的演唱会,那会看着到访的人们的表情唱歌。尽管当时有「回到这里」的感觉,但完全没空看观众席……这是之后我发现的事。这也是因为之后到场的人们跟我说「有很多人看到您回归的样子哭着笑了」,我完全没有注意到。就是那样,那个时候我唱歌尽力到完全没空看观众席。

在此之后也出演了几个活动,那时候也从容了一点了吧?

虽然是缓过来了点,开始慢慢跟上身体了。

2014年起,和田先生就隶属于SOLID VOX事务所了。心情如何?

这是我做梦都没想到的,或者说是超越想象的展开,真是吓到了。当然,他们邀请我是很高兴,能在更严厉的环境中努力,也让我现在心情振奋。

拯救了出院后将来一片迷茫的我的,就是粉丝们的评论和伙伴们的声音。对我来说,虽然没有受到疾病的恩惠,但真的感到受到了他人的恩惠。

虽然我现在仍一直在被大家帮助,但我不会忘记这份心情,会努力亲自回报大家!

想把「数码兽歌手」的称号当做荣耀,在今后也持续活动。

现在是一边与自己的身体协商一边不慌不忙地前进吗?

虽然这么说,在活动中我想也是有焦虑的事的。不能强行向前跑,得和身体商量着来,我是这么想的。

说实话,现在办一场演唱会也需要花很大精力。但若是问我「那么消除这个负担就别办演唱会了吧」,我想办的想法还是比较强烈。所以是「不勉强地强行来做」(笑),我想不慌不忙地按自己的方式前进。当然,为了能让个人演唱会能进入我的眼中,抱有这种目标也会成为我前进的动力。

今年进入了新的环境,为了不断增加想做的事,我自己也会期待今后的活动。

「数码兽」也改变着各种形式持续着呢。和田先生在今后也会和「数码兽」一起走下去的吧。

我的出道作品就是《数码兽大冒险》的OP曲「Butter-Fly」,我所唱的乐曲也是「数码兽」系列作品居多。「数码兽」这一存在就像是我音乐活动的路标一样。「数码兽」曲子就是我的最强搭档,无论如何也摘不掉的。

其实我经常被说是「数码兽歌手」。换个看法也可以理解成是「也就只有这个了」,但我感到「这是我的骄傲」,甚至「就让别人这么说」。为了在今后也一直把「数码兽」曲子唱下去,我也会把这称号当做荣耀持续活动。

请在今后也一定要继续飞下去。

因为这是大家给我的生命啊。正因如此,我认为在我所追求的地方尽力就是我的使命,在今后也会持续活动。

原文:长泽智典 翻译:Ulforce魂
本页最后更新时间:2018年2月10日 16:10

PageTop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