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 NAVI「数码兽宇宙 应用怪兽」东映动画制作人永富大地、导演古贺豪专访 | 名人访谈 | 数码兽数据库

数码兽数据库

INTERVIEW名人访谈

HR NAVI「数码兽宇宙 应用怪兽」东映动画制作人永富大地、导演古贺豪专访

角色从YouTuber到黑客,搭档是搜索引擎!? 怀念的「数码兽」系列反映数码「当下」的原因

还记得小时候有部叫《数码兽(数码怪兽)》系列的动画吗?想来有很多人脑海中浮现出恐龙模样的怪兽,而在最新数码兽中登场的是具备人工智能的应用生命体「应用兽」。主角的搭档也不是出现在虚拟空间的恐龙们(数码兽)而是「搜索应用」。而且作品中登场的角色们也有YouTuber、偶像及黑客等反映现代网络情况的设定。

东映动画制作人永富大地、导演古贺豪专访

在放映一年完结后,就《数码兽宇宙 应用怪兽》企划的目标和反响,HR NAVI请教了东映动画制作人永富大地先生(上图右)和导演古贺豪先生(上图左)。

从电脑到智能手机――重启了的数码兽

「数码兽」有着很长的历史,其中也有浓厚地反映那个时代「数码环境」的作品。

永富:最初的数码兽诞生在1997年。因万代面向男生的「战斗版拓麻歌子」大卖而人气高涨,1999年动画化为《数码兽大冒险》,这部作品也大火了。

我想当时恐怕让5岁~12岁的孩子看的。自那经过了约20年,那些人们变成社会人工作,其中还有的结婚,有了和当时差不多年龄的小孩,于是数码兽便有了这次的复活。

其实数码兽在此之前有做过6个电视系列。《数码兽大冒险》《数码兽大冒险02》《数码兽驯兽师》《数码兽最前线》4年连续的系列是在富士电视台系统放映的。之后停了会,在2006年放映了《数码兽拯救者》,2010年电视台变为朝日电视台系统,以《数码兽合体战争》复活。今天讲的《数码兽宇宙 应用怪兽》就是东京电视台系统于2016年10月起放映的最新作。

最初的数码兽诞生的1999年,NTT DOCOMO开了i-mode,2Channel开设,是能见到网络繁荣的一年。

永富:我想当时是很多人对网络及展开的虚拟世界开始抱有不安的时代。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之下,就产生出了少年们将「数码怪兽」作为搭档在数码世界冒险的数码兽世界观。

之后的系列也非常仔细地继承着这个世界观,但很难「从中跳出」也是事实。但是,自最初的数码兽经过20年,万代就说了「再重启一次吧(※舍弃系列作品的连续性,从一开始重做)」。

现在已经是电脑和网络都不稀奇,孩子们都能理所当然地时常联网使用智能手机的时代了。现在YouTuber成了被憧憬的存在,「电脑那头有数码世界」的世界观或许已经很难让人激动了。

就是得重新检讨对所谓「数字原住民(Digital Native)」的孩子们来说「数码兽是什么?」吧。

永富:是啊。对现在的孩子们来讲,数码世界就是智能手机和里边的应用展开的世界吧。那样的话,应用如果是怪兽的话应该会有趣……就这样,与数码兽系谱相连又不是直系,相位不同的世界《数码兽宇宙 应用怪兽》就诞生了。最初还有意见说要摘掉「数码兽」这个词,只用「应用怪兽(应用兽)」上。

在故事中完成重要任务的「应用驱动」和模仿智能手机应用图标的「应用兽芯片」

▲在故事中完成重要任务的「应用驱动」和模仿智能手机应用图标的「应用兽芯片」。通过让驱动读取芯片,可以确认怪兽的强度,让两个的怪兽配对,还能进一步强化。

最终BOSS是潜藏在暗网(Dark Web)的人工智能

这个世界观中,网络世界是「表层网→深网→暗网」这种阶层性的构造,最终与潜藏在那里的人工智能战斗共存,如此非常深刻的主题让我们十分感兴趣。

古贺:以前的数码兽把「现实世界」和「数码世界」描绘为不同的东西,到那里「去冒险」感觉是偏向电脑的。而现在是智能手机的时代了,现实和数字的世界成了如《宝可梦GO》那种AR游戏所象征的一般,只是层面不同,其实是重合的地方。说我们所生活的这个世界本身就正在数码世界化也不为过。本作的挑战就是将这种要素在动画中表现得有趣,还不假。

新海春与加奇兽

比如说,主角新海春的搭档搜索引擎的应用兽「加奇兽」,最初也讨论有不会说话(笔者注:数码兽登场当初是不会说话的)的设定,但因为「那样就不有趣了吧」,于是让其能说话了。

其他还有议论该如何体现出既是怪兽又是应用的感觉。对于智能手机应用实体化的他们来说,自己的功能即是身份,是重要的东西。所以是加奇兽也是「搜索」,觉得通过描写与这种功能相关的性格应该能产生出「趣味」。

但是太过幻想就假了。比如天气预报的应用兽,不过就只能预报天气,是改变不了天气的(笑)。他们能左右的不过就是针对网络世界的,在这种能力的束缚下如何组建故事,这就是辛苦的一点。

东映动画制作人永富大地、导演古贺豪专访

刚才说过「数码兽」是被5岁~7岁左右的孩子们接受的,「应用兽」也是将差不多这么大的孩子作为观众层的吗?

古贺:是啊,我想是以7岁左右为中心,拿着父母的智能手机享受YouTube跟游戏的那层。让中学生做主角也是期待孩子们会对「熟练使用自己智能手机」的稍微年长的哥哥姐姐们的活跃产生憧憬,那应该就会来看了。所以每次把现在的或是稍微未来的数字技术作为主题,这样内容应该会让父母也有兴趣来看。

永富:企划《应用兽》的时候,对目标世代的孩子们进行过问卷调查。结果是智能手机的接触率非常高,或是经常在家里把已经不用的智能手机连着Wi-Fi在用。

YouTuber进入到将来想做的职业排行中,这是1999年都无法想象的未来(笑)。其实还有让HIKAKIN先生作为客串声优出演。

AppTuber飞鸟虎次郎

面向儿童的动画,能卖出玩具是十分重要的,在已有智能手机这一种「玩具」的前提下,该把应用驱动摆在什么位置上也是挺难想的吧?

永富:的确智能手机是什么都做得到的厉害机器,但本作中「Buddy(伙伴)」是重要的关键词。应用驱动能由收藏的应用兽芯片合体来生出「应用兽」。把自己的「伙伴」从这个道具中喊出——这在剧中称为「应用实体化」,我觉得这种「能喊出只属于自己的伙伴的道具」「只属于我的玩意」是重点。想着对孩子来说「只属于自己的道具」是很重要的,因此如此设定。

古贺:其实比起能体验剧中应用实体化的应用驱动,这个芯片更担负着卖玩具意义上的中心职责。这个芯片在任天堂3DS游戏上也能读取,稍高龄的孩子在3DS游戏上也能玩。

纵使时代改变「伙伴」的重要也不会变

就是说不仅世界观,就连商品展开都是认真的、战略性的咯。有反响尤其大的剧情吗?

永富:第19集「环球兽」登场那集评价很好。环球兽是主角的搭档加奇兽跟其他怪兽合体,进化到更强阶段的角色。这次合体的契机就是春跟成为他伙伴的应用兽结成了非常深厚的纽带。让人想起如今评价也很高的剧场版《数码兽大冒险 我们的战争游戏》的展开,说不定是感动了往年的粉丝。

主人公春羞涩,而且无法坦率面对心上女孩的「胆小」,正是当下的男生。另一方面,他的好友被描绘为运动神经超群还会关照伙伴的所谓「主角角色」,但他之后却……这也是有趣的一点呢。

古贺:主人公是那种角色没问题吗?孩子们能产生共鸣吗?这些是我们最初担心的地方。但在比较早期的阶段中有了「春很帅」的评价安了心。时而让他展现出可靠的地方,主动跟伙伴行动推动故事的也是他,感觉这些要点是讲得很好了。应用兽「多卡兽」恋爱这集的收视率也挺好,意外地发现孩子们对人际关系的感觉是很敏感的。

东映动画制作人永富大地、导演古贺豪专访

永富:春是与「足球踢得好」「大家的队长」这种从前的数码兽主角正相反的角色,的确是有不安。但这是想做成改变相位的作品,这就是原则之处。我自负地觉得是有缜密地设定了他通过伙伴与伙伴应用兽们的关系是如何成长的。结果在放映结束的调查问卷中,登场角色里春是最有人气的,这就感觉是塑造出了新主角像。

古贺:以1万人以上为对象进行的调查问卷在放映前、放映中、放映后定量、定性地搞了3次。和深夜动画不同,孩子们是不会在网上写感想的,我们知道了不仅有对春的共鸣,还在故事不为所知的地方受到了感动,是很有意思的数据。

永富:万代、电视台、代理商和做片的我们(东映动画)所重视的点有些许的不同,但想把新「数码兽」=「应用兽」做好的观点上是一致的。特别剧本的商量是每次都很长,次数也很多,含编剧在内,大家一起讨论提出想法。

东映动画制作人永富大地、导演古贺豪专访

《应用兽》在视频网站Amazon Prime Video和Netflix上也有播出。但因为有50多集,能举出希望让繁忙的HR NAVI读者、大人也一定要看的剧情吗?

永富:这个啊……可以的话希望全都看(笑)。强行说的话看掉第1集,之后就从第47集看到大结局,那就会「噢噢!」地一下了。

从第1话直接跳到47话吗(笑)

永富:这里开始要剧透了,第1集最后春的好友也就是「所谓主角角色」大空勇仁有个眼睛瞬间闪红光的场景。他亮出真面目就是在47集。我想第一次看的人会吃惊,但这是跟故事大主题之一的「AI」密切相关的。

噢噢,真叫人激动。

永富:《应用兽》中AI的描写方式有受游戏AI开发者且又是《为何人工智能能与人对话》的(MyNavi新书)著者三宅阳一郎先生的监修。

三宅先生说过「AI没有形体,就不会产生欲望」这点让我很感兴趣。比如人类因为「胳膊疼」就会要「去医院」之类寻求解决,然而AI因为没有形体所以不会产生烦恼,缺少想要学习更多而进化的动机。

作为最终BOSS的AI程序「利维坦」对进化的欲望为何会增强,这正是三宅先生说的「产生欲望的动机」所带来的。

《为何人工智能能与人对话》三宅阳一郎著

深奥……好像大人也能看得很开心。

永富:三宅先生也喜欢动画,准备了「动画作品中AI的描绘方式」等详细的资料向我们说明。结果,我们主创也达成了不把AI的善恶描写得黑白分明的共识。

古贺:把AI本身描写为「邪恶」或「威胁」来介绍也是有的,而《应用兽》中Buddy能成为伙伴的存在,就是想写出这种可能性。作为面向儿童的动画,坏人「啊哈哈」地笑是更方便易懂,但就硬是不那样做,而是提示了威胁和可能性的两方面。

或许数字原住民的孩子们其实比我们更会有这种感性。

永富:一旦追究AI是啥,那么就会走到「人类是啥」的哲学之处。春与AI和程序孕育友情,作为Buddy接纳的行动,或许是为这问题提示了一个答案。

古贺:我本身虽然不是数码人类,但尽管像《应用兽》这样作品主题是AI,也有人与人、人与应用兽那样的角色产生关系,挑战未知世界的《数码兽》动画系列的本质,我想这点在今后也是不会变的。

就像很多人小时候看了《铁臂阿童木》便志向机器人工学那样,希望也有人在看了《应用兽》之后重视人与AI的关系,今后推动AI的研究。

原文:HR NAVI 翻译:Ulforce魂
本页最后更新时间:2018年2月10日 19:14

PageTop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