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码兽数据库

INTERVIEW名人访谈

超进化舞台「数码兽大冒险」~8月1日的冒险~特别访谈

在《数码兽大冒险tri.》舞台剧公演前夕,官方放出了数码兽大冒险系列的制作人关弘美与担任舞台剧剧本和演出的谷贤一的特别访谈,从中可以看到数码兽秘闻到对数码兽感情。

听了数码兽舞台化感觉怎样?

:说实话,我这世代是微妙地有些偏差的,所以没看过数码兽。要舞台化之后,我就把包含初代电视系列和电影系列在内的都看了,可没想到让我哭了好多遍。剧本把人物的成长与数码兽的进化巧妙地结合在一起,我是把各种东西重叠到进化与成长中去看的。那里面有我的孩提时代,有我儿子,还有现在一起工作的年轻演员们。大概因为是成人之后去看的,就可以从各种视角去看「人会逐渐成长」这点。我认为数码兽这部作品的优秀之处,就在于成长与进化的描绘方式,还有人类与搭档数码兽们的联系。我想这点要作为故事去认真描绘,但用舞台去表现的时候最先想到的疑问就是「数码兽该怎么办?」。这对演出家来说是很能勾起挑战心的。我就想将计就计,展现出「还有这种表现方法!」的只有舞台才能看到的惊奇。

刚才都说出来了,我想观众也会想知道。直接说,就请讲下数码兽的表现方法吧?

:现在有请老字号人偶剧团「瞳座」协助,从人偶的设计、造型到操作都拜托了瞳座进行监修,开始排练了。

是布偶吗?

:说布偶也不是,说木偶也不是……形象是接近会动的手办吧。是做成非常真实的造型的。

※制作途中的照片登场

:这个会动,大小也是符合实际设定去做的。花了好多钱(笑)劳力和时间也相当费。要做数码兽时,最初决定的就是使用人偶。我感觉很多人会推测数码兽全都用影像登场。但我在看了整个初代数码兽大冒险之后,就觉得在太一身旁的亚古兽并不是数码噪音的集合体,不如说完全感觉不到数码的东西,而是肉身并有模拟质感的。所以最初接活的时候就把「以这个想法来做」作为绝对条件,抱着原则进行商量的。

搭档数码兽全都会登场吗?

:8只全都会在舞台上出演!也请期待进化后的数码兽的演出。

:不在全日本公演就浪费了(笑)。

故事方面也请稍微讲讲。

:故事是上高中后的他们在8月1日又到来的这天,就想去起源场所夏令营地,至少在这一天想回到那时的他们。看过《tri.》就很能对太一他们烦恼的真实性感到共鸣了,就活用这个设定,想做成从别的角度重新审视孩子时代的他们和现在的他们的故事。

:剧本我是为这次的对谈而看的,很难得,那我就说一两句想说的话(笑)。再让我讲下数码兽与孩子们的关系性(笑),数码兽这怪兽与人类孩子之间的关系用一个词来说就是「搭档」,那「搭档」是什么东西?我们做节目时候的说法是「灵魂搭档」,要问到为什么,那是因为数码兽们是绝对不会否定搭档孩子们的,是全部接受的生物。就算是坏孩子也是会接受的。对孩子来说真正能接受自己的存在那就是数码兽这个「搭档」。

:我想把关女士的话在剧本上也照着那样按好的方向反映出来。我也是按自己的方式想这人物、数码兽是怎么个东西然后去写,但既然告诉了我「就是这么个东西」那视角就很简单了,就想着把这点给活用起来。我想对观众来说最该夸的,就是8个孩子和搭档数码兽们都好好地聚在一起,就是这点吧。

这次是tri.的番外篇,听说剧本是原创的。请讲下写剧本的辛苦、快乐等。

:真的,这一个月痛切地感受到了……我至今为止做过好几个有原作的戏剧,但那很多是把原作故事改编成舞台用的。但这次只是借用原作的角色,情节是从零开始的,要写别人创作的角色的台词这是初体验啊。这是十分困难的,我现在也感受得到。同时产生了疑问,动画编剧们都是怎么做啊。他们也是数人分担有设定的同一角色来写的,就觉得那真了不得啊。不过当然,也并不全是痛苦劳累,要是顺利地写出了故事,去听自己写的台词被原作的登场人物们的声音传出来,就能品味到这种瞬间,那是十分有趣的。然后让东映去检查,就更是接近了。也就是说,大家共享着去诞生这些人物的。尤其是数码兽,并不是某一人的作家、监修者,而是大家心中有着太一有着大和,再从中生出台词来,这是很有趣的体验。

「数码兽」至今为止也有各种人参加,要做这种作品那关女士有没有什么建议呢?

:按我来说的话就是有三个人,去思考三人的共通项是什么。比如一个导演,一个动画绘制者,一个剧本写手,三人各自在脑海中描绘太一,才会有太一存在。那些人提出意见就会有微妙的偏差产生。大致的情况下。但这时候去寻找其中的共通项就是最开心的了。因为那些不同可以认为会成为角色的宽度。如果抑制住的点、角色的共通项都一样的话,那么那些微妙的区别不如可以积极地看成是角色的宽度吧。就算是我,在跟新职员或同事讲话时使用的语言和态度,跟回到家里跟家人讲的也都有微妙的不同。但我认为人类就是这样的,所以要描绘一个人类,那思考的人不同会有微妙的区别是理所当然的,如果觉得这点很有趣的话。

:就最近的演剧排练场也常有的。比如在跟些年轻演员工作的时候,他们就无论如何都想表现自己的角色,就全把心思放在自己的角色上,会搞出同样的说话方式或同样的性格,但那样就塑造不出角色了。那种时候我就经常在排练场说,不是这样,而要重视把什么传达给对方、让对方如何行动、怎么想对方。不是想自己,而是想着对方,那台词就会有完全不同的效果。关女士说得对,人类是有很多面孔的,比如和他人交往时会出现的自己,这种自己也是存在的!就能发现这点了。所以我能从心里与关女士说的话产生共鸣。我想在数码兽的排练场中,也认真追求这种演剧的基本与奥义。

:如果想着必须得按这样子做,束缚于一个狭窄样式的话,那就没有任何发展性了,那就成了只不过是在单纯临摹的作品了。我想就是把角色给放入谷先生的心中、去扮演的演员们的心中一次之后,使用他们的身体和声音通过「演戏」这个形式来把角色传达给别人,这样传播出去就值得感谢了。

:这么想,怪不得关女士你们所诞生出的角色能超越时代被继承,成长为高中生,现在还能站在完全不同的领域(舞台)上呢。这是我还没体验过的感觉,到底心情怎样呢,请关女士一定要讲下。

:是啊,此前当然也是,我心中就感觉这和我想的太一有点不大一样。但那也是因为那里存在着一个新生的太一,很期待这个孩子今后会怎样长大。还想看这次谷先生做的舞台里太一跟大和是怎样改变的。我自己在制作的时候才是感觉最好的,但某个时刻以后就要交付到别人的手上了,虽然制作人的宿命就是这样。有时候,就算制作人想这样做,但剧本写手却写出了不一样的人物形象,之后经过演出就更是发生了变化。声优再用声音来演那些微妙地改变了的角色,这是不断制作的过程,我想角色就是经过些曲折弯路而成长的。

:这是演剧的现场很难品味到的感觉呢。如果是演剧的话,很多时候是兼任作家和演出家。比如要是以莎士比亚为题材,而演出是我的话,那我就说明「这次的理查德三世是这么个人」,然后演员和工作人员就努力去接近那个样子。当然也会加入演员的个性及想法,但很多时候演出家的心里已经有答案了。所以像关女士说的那样的,人物在全员间逐渐建立起来那真是很了不得。

:我想这是剧本作品的特征。孩子在托儿所跟朋友们玩耍,跟家人过日,和各种人发生关系然后成长,就跟这一样的,各种人来参加,让他成人。我认为是因为有各种人参加所以在10年、20年、30年之后这作品也不会褪色。也就是说,如果因为这是我生的孩子所以不让他离开家门一步,就只把孩子放在手边的话,我想那个孩子就会成长为相当扭曲的孩子了。所以我把作品托付给别人,就是真正让那个孩子(作品)作为社会人独当一面。所以要让「数码兽大冒险」作为社会人独当一面的话,作为父母不放手是不行的。(笑)如果变成了电影就希望电影能够成功,如果成为了舞台剧就希望舞台剧能够成功。在做电视版的时候也希望能被大家所接受,我想电影的工作人员也希望电影获得成功,成为了舞台剧也绝对是抱着这种想法去做的,而这个样子这些孩子们(作品)就会成长下去啊。

:我想我会继承这份想法,努力下去的。

感谢珍贵的谈话,最后请给观众们留言吧。

:我一定要忠于舞台之魂去做。我是有作为演剧人的荣誉的,想做出作为演剧而有灵魂的作品。在有这种演剧者的想法的同时,还想忠实地感谢一直编织过来的「数码兽之魂」。不管是哪个魂,都不是一个人能做得出的,我想做出对于演剧对于数码兽都能够挺起胸膛的作品。因此,我也十分在意观众的反应,请一定要来观看。

:从电视版开始,间隔了时间成为电影,这次还能在舞台上看数码兽了,这对最初参加的人来说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了。我是绝对会去看的。如果能给大家带来欢乐就好了,如果有和动画不同的也把它想成是乐趣之一那就是最好的了。「数码兽」这个系列能以这么多形式被继承下来,如果是广义上的「数码兽」粉丝的话怕是肯定很高兴的。各位,就在剧场见吧!(笑)

原文:超进化舞台「数码兽大冒险」~8月1日的冒险~官网 翻译:Ulforce魂
本页最后更新时间:2017年7月16日 20:46

PageTop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