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码兽数据库

INTERVIEW名人访谈

数码兽大冒险企划展《The Real World场刊》角色设计中鹤胜祥╳数码兽设计师渡边健史特别访谈

播映18年后的第一次对谈。

当时的两位是如何参与制作的?

渡边:这么一说,以前还没对谈过呢。当时跟中鹤先生见面也就是在庆功宴上之类。

中鹤:系列开始前还没有直接碰过头吧?

渡边:《大冒险》以后的动画倒是有见面碰头过。

中鹤:我不知道WiZ的设计师渡边先生是怎么参加动画的制作过程的,我们走的路就不同。

渡边:是啊,关于其他的作品,就算为了检查而用传真收了设定画,也是处于「该怎么办才好?」的状态。第一次看到的设定画就算最初的电影(1999年的剧场版《数码兽大冒险》)中的暴龙兽,那是(电视版)放映半年多前吧。

中鹤:收到薮野展也先生为V-Jump连载漫画准备的太一草图,我是从这时开始的。

渡边:是薮野先生先画的太一吗?

中鹤:是,就是我把大体上已经完成的图给改编到用于动画。太一的护目镜是薮野先生的主意,还成了数码兽系列主角共同的标志。

渡边:我就有件印象深刻事。设定在转到我那里之前,先是由万代用粗万能笔写下要修正的点,然后我再去检查,接着再回到中鹤先生那里。用粗万能笔的话就不知道指的是内侧的线还是外侧的线了,那我就会骂人,并不是我被骂(笑)。

中鹤:是火山(太田)先生吧(笑)。那是慎重选择了语言后拼命的抗议。

渡边:我记得是这样的,但以后就注意起来留心写了。

中鹤:还有那种事啊,完全忘掉了(笑)。

中鹤先生第一次看到渡边先生画的数码兽时印象怎样?

中鹤:给我的印象是美漫调的大胆阴影与黑暗的感觉,这成功地与其他游戏造型产生了差别。不过这点如何活用在动画中就是烦恼的地方了。

渡边:当时就算是画角色的插图也只是点阵绘,所以三视图什么的都没有,什么都没有却能做到这样,说实话我真是吃惊。

中鹤:游戏的插图并不是以动画化的前提画出来的。数码兽的线和部件很多,要画的枚数很多所以很麻烦。

渡边:还为了方便行动而削了些线。还有,当时经常被说的。就说「为什么是左右不对称的啊」。因为左右对称不用设定另一边,很轻松啊。

中鹤:不仅是数码兽的造型,把各种想法变成形状那都是场场比赛。使其统一起来那就会觉得很厉害了。

渡边:在一个角色完成之前,大家都会一起哇哇地来交换意见。虽然我听了之后是用自己的笔触去画插图的,但大家的希望还是大抵上听进去了。

中鹤:有委托插画时,会有「拥有这种能力,差不多这么大,属性是这样……」这种指定吗?

渡边:是,比如「雪人角色」。我就是想着如何在褒义上去背叛它给画出来。

中鹤:毕竟只是雪人是无法成立的嘛。于是就加些什么意外的东西,做成别的地方没有见过的造型。

渡边:我想就是在这样做的过程中,数码兽感就呈现出来了。比如随便卷个皮带、加个口袋、上个拉链。

中鹤:是有个很大的拉链!

渡边:虽然只是我喜欢这种装饰(笑)。数码兽的拉链是拿三角形来画出锯齿状的。其实是想到了嘴,那个锯齿状的就是牙,我想跟看到的人传达这种「咬」的印象与怪兽感。

中鹤:结果就成了那样黑暗又强力的感觉呢。

渡边:还有,当时我很喜欢美漫,就想着能不能在儿童作品里也搞出美漫那种的要素。其中还有个叫《再生侠》的作品,我就以此为形象,加强阴影,做出了帅气而筋肉隆起的感觉,还有意识尖锐的物体。

以轮廓为意识的角色造型

渡边:我也有问题想问中鹤先生。中鹤先生画的角色都是很有特征的呢,比如帽子和服饰,是以什么想法设计出来的?

中鹤:关于服装啊,经常被说「搞不懂构造和素材」。我考虑的就只有轮廓。这作为角色设计是致命性的缺陷。

渡边:多样性丰富,很棒啊!当时的动画里是没有帽子之类盖着的东西的,所以是十分新鲜。

中鹤:我太过注意轮廓了,连把戴着的东西给脱掉会变成什么样都没怎么想过。于是在作画的时候就会给他们添麻烦。比如会问,空戴的到底是帽子还是头盔啊之类的。

渡边:故事里都不一样(笑)。有时候被压扁,有时候还像木鱼一样拿来敲。

中鹤:每次看到这里我都在心里说「对不起」(苦笑)。

既然要考虑轮廓,那得意识到什么东西?

中鹤:我想是得意识到要和数码兽并排在一起。因为数码兽颜色丰富形状各异,所以作为搭档的孩子们也不能逊色。另外,手脚很大还有手套在很大程度上是根据薮野先生的造型来的,但我想也还受到了同时期企划的《小魔女DOREMI》的影响。

渡边:轮廓上是出了特征了呢。

中鹤:可是,小道具利用的是现实里的东西,于是那么大的手来拿就很奇怪了。

渡边:的确,最初那样的手来拿数码器就会显得小了。

中鹤:后来作画监督和动画绘制的就自己调整了之后取得了平衡。

渡边:毕竟数码兽也感觉末端肥大了呢。

中鹤:那里也受影响了。

设计中有什么辛苦吗?

中鹤:就是完全赶不上日程(笑)。

渡边:家人和路人角色也是您一个人画的?

中鹤:我想家人大部分都是我画的。跟导演角铜先生商量的时候,「那个电影的那个演员」或者「企划部的某人」这种具体的要求是很有趣的。

渡边:最近也被委托在CD封面的插画和LINE贴图上画被选中的孩子们。就算我自己去画,也画不出中鹤先生那样的太一。可是能确定的是,画成了「太一」。我觉得那造型真是很厉害啊。

中鹤:成了一部经过十几年也像这样有话题的作品,真是很高兴。

数码兽的必杀技及大小等是如何决定的?

渡边:必杀技是在那不久前出的书籍里有画过插图,而那里没有出现的技能就是给我提议,然后我去检查。

中鹤:我也感觉画过必杀技的姿势和设定。

渡边:有很多是没有设定画的,所以就是让我检查按照基本想象画出来的那些东西。

中鹤:大小是跟演出有关的,就问了渡边先生。

渡边:我们被问了之后就做了对比表提了出来。在这基础上,偶尔有提议说「在动画里想做成这个大小」,然后说「这么大是OK的!」。

中鹤:因为要把数码兽放在那个地方的话到底多大对于演出家来说是一件大事。

请给《数码兽大冒险》的各位粉丝留言吧。

渡边:当时是网络和手机都不怎么普及的时代。那时候「数码」这点不知是否有成为孩子们的向往。而那份向往现在成为了现实,本来觉得是未来的东西变成了现实的。这些内容能和孩子们一起成长,我认为是十分不错的。

中鹤:好想向每个现在仍在喜欢着的人提问,是哪里吸引了他们,是喜欢哪里。因为我感觉就只是画了角色。我真的是充满了感激的心情的。

翻译:Ulforce魂
本页最后更新时间:2017年6月28日 15:18

PageTop Menu